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好好学习 天天俯卧撑

区志航de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区志航:撑不动了我就趴着  

2010-11-10 11:50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区志航:撑不动了我就趴着 - 区志航 - 好好学习 天天俯卧撑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撑不动了我就趴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www.eeo.com.cn/Business_lifes/wenhua/2010/11/08/185160.shtml
  

 经济观察报 王隽/文 在7月27日仇子明被通缉事件发生后,区志航从广州飞到北京。他拍下了在经济观察报社门前裸体做俯卧撑的照片,存入《那一刻》系列,这是他用身体记录社会节点性事件的第十年。2010年2月,他的摄影作品《那一刻》系列被荷赛奖组委会授予“当代热点组图”荣誉奖。从山西黑砖窑到上海的“楼脆脆”、央视大火、谷歌退出中国及最近的唐骏学历造假、方舟子被袭案……区志航的照片拼接起来,几乎是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国社会重大事件回忆录。
        访谈区志航 媒体人 行为艺术家     

 经济观察报:来《经济观察报》拍摄的情形是怎么样的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我看到这个新闻的那个周末,就来了。我是做媒体的,所以在拍摄之前会考虑选人少的时间,周日早上不到九点,报社没人上班,居民也还没出门,我就开始试角度,因为报社门口太小了,第一张在食堂门口,构图是斜的,后来把机器架到了正对着你们报社大门单元楼的门洞里头,我紧挨着那个楼,这才拍下来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你选择“那一刻”的标准是什么?比如仇子明这件事,你决定来还是不来,基于什么做判断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节点性的重大社会事件。什么是节点?比如宜黄县的强拆,我没有去,我认为强拆事件是从唐福珍开始的,她是节点。现在讯息太发达,大事的发生频率比十年前、五年前高太多——其实不是数量多,而是以前的恶劣事件没有渠道裂变成重大公共事件。但是节点性事件还是有限,它的意义是不一样的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去事发地做裸体俯卧撑,有何作用?为何会有这个念头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最直接的作用,或者说我最想表达的,就是希望人们不要忘记这件事。新闻人是喜新厌旧的,今天是头版明天就过去了,后面源源不断地在发生新的事。这些过去的事,拉长了历史时期来看,仍然是“当下”,值得我们继续思考。可是我们的生活变换得太快了,人们忘记得也快。我希望用这种视觉上比较强烈和明显的符号,让人们记得这些地方,这些人,这些事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裸体本身在中国就比较敏感,俯卧撑从2008年开始成为敏感热词,你又专门到出大事的地方做裸体俯卧撑,没人封杀你吗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(笑):还真没有,估计是因为我循序渐进。最开始我是用身体记录到过的地方,90年代在巴黎的酒店里拍了裸体的照片,后来拍身体与城市景观的合影,再到后来有意识地做“国家级标志性人文景观”的拍摄,我认为裸体有特殊的诉求,在当代艺术中跟人性和质疑有关,西方社会的裸体是一些抗争、质疑。

 2000年左右才开始拍社会事件的时候还没有“俯卧撑”这词,最初选这个姿势,是因为裸而不露,我还是有点岭南文化里的含蓄的,它还有点“五体投地”的意思。到了 “瓮安事件”,这词在网上火了,我一下子被网友疯狂转载,传统媒体跟进做大面积报道,那时候才觉得可能危险了,台里也挺紧张的,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组委会邀请我的《景·观》系列参加中国当代艺术家群展,大家才松了口气。后来也一直没遇到什么阻碍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那你拍摄的时候遇到过阻碍吗?最难的事是什么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阻碍没有,但有人帮助过我。先说说我拍摄的过程,到了当地后都要先去考证事发地,这件事比想象中困难许多,因为很多报道里都没有写清楚到底在哪儿。我记录“那一刻”,就一定要找准地方,谢朝平的家非常难找,很多媒体同仁为了保护他,地点写得很模糊。后来我只在小区里拍了一张,事后《南方周末》一个记者打电话告诉我地址,这个作品我以后还是要想办法完成,现在它只做了一半。 
        方舟子家也是,我在石景山那一带走了很久,问了居委会,大家都不清楚他到底是在哪里被打的。后来我去了那一带的派出所,就说我要去“大同人家”餐馆等朋友,朋友说就是方舟子被打的那个地方,人家才告诉我。考证完地点,我就等一个没有人经过的时刻。如果等了一下午还是人来人往,就多待一天,第二天清晨去拍。 
        说起帮忙的人,举个例子吧,山西的一个黑车司机,我拍摄的时候他看到了。他很惊讶,告诉我,他早就看过我的作品,家里收了好几本有“那一刻”作品的杂志,没料到可以碰到我。那几天他就带着我去出事的矿井,本地人找起来就方便多了,后来我到了山西就打电话给他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这个姿势普通人都能做,虽然是你做出名的,你担心有人复制你的想法,抢先一步去某个事发地做俯卧撑吗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区式俯卧撑不可复制。它有两个要素:在公共空间裸体、清晰地与节点性事件相连。它要求你必须对这个社会密切地关注,判断什么做,什么不做,还得有那个魄力在大庭广众下脱衣服。我52岁了,如果没有我这个年纪,对社会的关注不够,判断力也不够,到了我这把年纪的,估计也没有我的颠覆性,做一个“体验型的现实主义者”还是需要勇气的。 
        经济观察报:你打算一直“撑”下去? 
        区志航:我最近也在想这个问题。我已经做了超过250件作品。决定要做“那一刻”,就是一条不归路,因为只要发生大事,你就得去拍。我想,也可能就做十年?或者不断地撑下去,撑不动了我就趴在那儿,那种愚公移山式的记录,会让观者有共鸣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